pear

就一个。


我在她家门口等着她回来
一个小时
蚊子与我正面交锋
这个夏天我被蚊子咬的次数可以数得清楚
和上一年完全不一样
我就这样坐在她家门口的长凳上
头顶有一盏灯
但我只在乎我手机里发出的光
是谁给我发了信息
让我不会在这个空间里感到恐惧
原来我很久没有这样的
等一个人了
独来独往的日子似乎是美妙的
对面马路上依然有行人和汽车
但我们互不相识
所以我可以放心的叹息
早上朋友跟我说她男友跟她分手了
我愕然了三十秒
而且理由也是奇葩
前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
人真是莫名其妙
什么看似牢固的感情
其实都特别容易吹散
所以我也不期望什么
我只希望我能继续做一个工作狂

热度(1)

© p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