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r

就一个。


兴奋的还是难过的
揉杂在一起
无法分开
眼前刺痛的光
医生嘴里唠唠叨叨的话语
我一句都听不进去
渴望打点麻药
让我昏迷过去
待醒来
一切仿佛可以重新来过
医生说我有骨气
我笑了笑
大概是脑回路有点儿长
半晌才回了一个字

一年前第一次打麻药的时候
我就不需要人陪
但我想我现在需要了
唯一不变的是
也没有人陪
我时常在想
我错过了的人
是我亲手错过的
以至于我现在这样
Anyway

热度(1)

© p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