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r

就一个。


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特别怕黑
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我
以至于一个人走在街上的时候
只要有男人跟我走得比较近而且持续一段路程
我就慌了
晚上八九点整座大厦都没人
越来越胆小
以前走夜路完全不怕的我
一个人坐飞机一个人坐火车一个人去旅行一个人爬高山
现在也是一个人
只是迟早会精神
oh不
是神精
女神经

热度(1)

© p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