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r

就一个。

糟了糟了

又搬了

现在习惯了开台灯

微弱的灯光仿佛给了我许多安慰

我不必太看清自己

略大的床垫

不再空荡荡的厨房

我要为自己做饭了

倘若这是因为渐渐与生活妥协的缘故

我觉得这也是生活赐予我的希望

换了份工作

功成名就称不上

但是有了许多被重视的存在感和上涨的薪资

生理和心理都得到了满足

生活突然变得比以前

更加积极和舒适

也不再想得到爱情

只想努力工作

再出走旅行

再也没有什么比内心的舒适感

来得更实在了


工作效率和提成
成正比
工作的愉悦程度
也和提成
成正比

突然很怀疑自己
听着歌哭了

我过得挺好的
为了圆这句谎话
我得付出多大的努力

© pear | Powered by LOFTER